新冠病毒溯源報告終于發布!
來源: 科技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人民網、央視網
編輯: 何沛蓯
2021-03-31 12:42:53
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30日在日內瓦發布。報告稱,新冠病毒通過實驗室引入人類“極不可能”,經中間宿主引入人類的可能性為“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可能”或“比較可能”由動物直接引入人類,也“可能”通過冷鏈食品引入人類。

3月30日在瑞士日內瓦拍攝的世界衛生組織總部辦公大樓的入口。新華社記者 陳俊俠 攝

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國專家和來自世衛組織及10個國家的國際專家共同組成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開展了為期28天的聯合研究,旨在從流行病學、動物與環境以及分子流行病學和生物信息學等方面對新冠病毒溯源展開研究。

報告稱,聯合研究小組評估了關于病毒引入人類的4個路徑,認為新冠病毒通過實驗室引入人類“極不可能”;經中間宿主引入人類的可能性為“比較可能至非常可能”;從動物直接引入人類的可能性為“可能至比較可能”;也“可能”通過冷鏈食品引入人類。

根據報告顯示,聯合專家組認為由于部分早期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相當數量的病例與其他市場有關,或有部分病例與市場均無關系,可能表明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疫情的最初來源。報告指出,關于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起源中的作用,或者傳染病是如何傳入市場的,目前還無法得出確切結論。

報告還表示,迄今為止的調查和針對性研究證據表明,蝙蝠、穿山甲等哺乳動物可能是導致新冠肺炎的病毒的宿主。然而,到目前為止,仍無足夠證據認為它們是新冠病毒的直接源頭。此外,水貂和貓對新冠病毒的高度易感性表明,更多的動物物種可能是潛在的病毒宿主。

報告稱,新冠病毒已被發現在冷凍食品、包裝和冷鏈產品中持續存在。中國的部分病例,以及在向中國供應冷鏈產品的其他國家的包裝和產品上發現了該病毒,這表明它可以通過冷鏈產品實現遠距離傳播。

點擊視頻了解更多

最后,研究小組回顧了來自不同國家發表的關于新冠病毒早期傳播的研究數據。調查結果表明,新冠病毒的傳播比最初發現的病例早數個星期。部分疑似陽性樣本的發現時間甚至比武漢首例病例還早,這表明其他國家可能存在漏報的問題。報告稱,然而,到目前為止,研究結果有限。盡管如此,調查其他國家的潛在早期傳播“是重要的”。

當地時間30日16時,世衛組織舉行線上發布會,邀請專家針對該報告回答記者提問。科技日報記者在線提問:“對中國團隊在此次病毒溯源聯合研究中的工作是如何評價的?”世衛專家組成員彼得·達扎克作了直接回復稱:“通過中國團隊提供的大量數據可以看出,中方有高質量的研究團隊利用科學的研究方法,并以非常高的國際科學標準與世衛專家組討論和解釋其研究結果。”>>>詳情

為什么新冠病毒最可能的來源是這個?

這份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報告的核心結論,與今年2月初世界衛生組織邀請的國際專家團隊和中方專家一同在武漢發布的結論相似,其內容和細節要更為詳盡和豐富,尤其是詳細闡述了新冠病毒幾種可能的來源究竟是什么,以及哪種來源的可能性最大。

對于大眾更關注的“病毒究竟從哪兒來”這個問題,報告給出了詳細的分析。

對此,撰寫報告的國際和中方專家通過研究疫情數據、分析病毒基因,以及對動物樣本進行檢查后,對證據的分析顯示華南海鮮市場確實只是一個疫情的爆發點,但并非疫情的源頭。

這些證據顯示,雖然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中檢出了新冠病毒,但從該市場售賣的各類產品搜集的樣本的監測結果都是陰性,而且不論是在湖北還是在中國其他地方的野生動物中也都沒檢出新冠病毒的樣本。

于是,專家們在報告的最后假定了四種病毒的來源場景,包括“直接由動物傳人”、“通過中間動物宿主傳人”、“通過冷鏈食品傳人”和“通過實驗室事故泄露”,并依據報告之前中列出的大量數據和分析,對這四種假定的場景逐一進行了評估。

在四種假定場景中可能性最高,為“比較可能到很可能”的,是“通過中間動物宿主傳人”。報告在這里列出的正方證據非常詳實,比如人類中流行的許多病毒都是通過中間動物從最初的動物宿主身上傳到人身上的;比如與新冠病毒相似度很高的冠狀病毒在蝙蝠和穿山甲都有說明病毒是可以跨動物種群傳播的;比如新冠病毒可以很快適應易感的動物宿主;又比如易感的動物宿主中包括那些與人類高密度農業有關的動物等等。

相比起來,證偽這種假定場景的證據則薄弱了許多,主要就是迄今在動物身上找到的新冠病毒,并非是從其他動物來源傳播的,而是來自人類來源。中國各地的新冠病毒人類感染樣本中也沒有再重復出現可能是源自動物的早期病毒毒株。

但報告指出,這些問題的存在亦說明圍繞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還遠沒有結束,還需要繼續在相關地區開展溯源調查。

最后,報告認為被西方政治勢力所炒作的所謂的病毒是“實驗室泄露”的假定場景,是“極不可能”的。

這是因為沒有記錄顯示武漢各處的實驗室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出現前存有與新冠病毒密切關聯的病毒,這些實驗室在疫情爆發前也沒有存儲冠狀病毒或其他蝙蝠病毒,更沒有對這些病毒進行實驗室活動。另外,武漢的病毒實驗室也有著很高的生物安全級別,沒有任何職員被在2019年12月前被查出與新冠肺炎相似的病癥。武漢病毒所雖然在2019年12月2日搬過一次家,但搬家過程很平穩,沒有出現過任何意外。>>>詳情

評論 | 溯源唯有科學和團結

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發布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指出,其調查發現可能表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是新冠疫情的最初來源,并明確提出新冠病毒通過實驗室引入人類“極不可能”。

有些人對這樣的科學結論并不滿意,在他們的設想里,疫情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需要有人來背鍋擔責、認罪賠償。但正是這些人,借天災以施人禍,對早期暴發疫情的國家進行政治化攻擊,制造散布陰謀謠言。

正如《柳葉刀》總編霍頓所言,“圍繞新冠病毒起源的陰謀論就像病毒一樣擴散,可能造成的危害和疫情同樣嚴重”。隨著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增加,病毒由野生動物向人畜傳染的潛在風險不斷提升。未來,人類能否及早發現和應對下一場大流行病至關重要。

溯源不僅是探究過去,更是面向未來。而針對科學溯源的無端攻擊和抹黑,不僅無益于當前的全球合作抗疫,更對各國未來及時發現和發布新疫病構成本不該有的阻力,這是對全人類的不負責。

視覺中國供圖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項高度復雜和縝密的科學問題,需要科學的實證精神,需要科學的證據支撐,不能讓政治凌駕于科學之上,不能用無端猜疑和蓄意歪曲代替科學研究。溯源工作的不斷推進絕不能依照主觀臆斷,而必須遵循科學指引,由科學家按照科學的方法來破解這一科學難題。

當前,多國科學家依照科學指引開展回溯性研究,意大利在2019年9月采集的居民血液樣本中測出新冠病毒抗體,法國也在2019年11月的志愿者血清樣本中檢測到抗體。這些研究證實,新冠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點出現。

世衛組織聯合專家組外方組長彼得·本·安巴雷克在3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研究小組綜合不同國家發表的研究數據發現,一些疑似陽性的樣本比武漢首個病例更早出現,表明其他國家有可能存在漏診。研究小組對病毒起源地保持開放思路。

隨著事實證據的不斷積累和科學假設的不斷發展,有必要在全球范圍進行溯源調查。病毒起源是發生在兩國邊境的左邊或右邊真的并不重要,無論病毒起源自國境內外,病毒的傳播不分國界,面對人類共同的威脅,全球科學家必須跨越國別攜手合作。>>>詳情

外交部:溯源是全球性任務,應在多國開展

外交部發言人30日對此表示:中方始終支持各國科學家開展病毒源頭和傳播途徑的全球科學研究,參與共提了世衛大會涉新冠肺炎決議,支持世衛組織主導下各成員國就病毒動物源頭研究開展合作。

中方在國內疫情防控任務十分繁重情況下,兩次邀請世衛專家來華開展溯源研究。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國專家和來自世衛組織及10個國家的國際專家共同組成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開展了為期28天的聯合研究。中方為專家組在武漢的順利工作提供了必要協助,充分體現了中方開放、透明、負責任的態度。

溯源是科學問題,應由全球科學家合作開展有關工作。將溯源問題政治化的行徑只會嚴重阻礙全球溯源合作,破壞全球抗疫努力,導致更多的生命損失。這同國際社會團結抗疫的愿望背道而馳。

溯源也是一項全球性任務,應在多國多地開展。我們相信,世衛組織和中國的這次聯合研究將對全球溯源合作起到良好的促進作用。>>>詳情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