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特里克堡或是源頭 美國應從2019年電子煙肺炎患者排查新冠肺炎

2021-07-31 12:25:05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陸成寬

科技日報記者 陸成寬

2019年7月,美國威斯康星州暴發了神秘電子煙肺炎。隨后,這種疾病席卷美國多州,醫生描述的患者病癥與新冠肺炎癥狀幾乎沒有差別,且致病原因未知。

巧合的是,也是在2019年7月,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被突然關閉。幾乎同一時間,距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一小時車程的某退休人員社區暴發不明原因呼吸系統疾病。

電子煙肺炎的真相是什么?電子煙肺炎和新冠肺炎有什么關系?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究竟發生了什么?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與新冠肺炎的最初流行到底有何關聯?面對這些疑團,世界需要一個答案。

權威放射科醫學專家分析了60篇公開發表的“電子煙”和“流感”肺炎科研論文后認為,2019年美國報道的“電子煙肺炎”中存在病毒性感染病例,而且不排除其中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美國應從2019年電子煙肺炎患者開展新冠肺炎排查

電子煙肺炎是指電子煙或電子煙產品使用相關肺損傷。對于電子煙肺炎的定義,專家解釋道,在癥狀出現前 90 天內使用電子煙;胸部 X 光和/或 CT 顯示肺部浸潤;初始檢查時沒有肺部感染;沒有其他合理診斷的證據。

研究人員從60篇研究論文中篩選出142位電子煙肺炎患者的250張影像圖片,邀請3位放射科權威專家,對上述全部影像圖片、相關病人臨床信息以及文獻原文進行了仔細全面研究與審查,發現有16位被文獻中報道為電子煙肺炎的患者被判定為“病毒性感染”,即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診患者”。

更重要的是,這16位患者均來自美國,其中的4位患者的患病時間不詳,其余12位的發病時間均在2020年以前。16位患者中,有5位臨床癥狀和治療情況相對完整的患者被判定為新冠肺炎“中度可疑”。

也就是說,在2019年美國報道的“電子煙”肺炎中存在病毒性感染的病例,不排除在美國“電子煙”肺炎中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或許有人會問,專家是怎樣判定電子煙肺炎患者是病毒性感染的?依據是什么?病毒性肺炎和電子煙肺炎有什么不同?

專家表示,電子煙肺炎并不具有CT影像和臨床特異性,從目前已發表的文章中可以看出,電子煙肺炎是對沒有其他合理診斷證據的吸食電子煙患者患肺炎的統稱。專家依據病毒性肺炎,尤其是新冠肺炎CT影像特征,結合文獻報道的患者臨床檢測結果以及病程變化特征來判斷電子煙患者是否是病毒性感染,比如CT影像呈下葉磨玻璃影或實變、胸膜下保留、鋪路石征;血常規檢測結果呈病毒感染特征;臨床病程呈現新冠特征等。

16位電子煙肺炎患者有5位中度可疑是新冠肺炎,專家強調,這五位患者具備新冠CT影像的特征:出現磨玻璃的影像,磨玻璃主要分布在雙下肺靠近外周,出現鋪路石征、嚴重的表現為雙肺彌漫性多發實變;同時,病程轉歸和臨床特征與新冠肺炎相似。

因此,專家指出,電子煙肺炎患者的CT影像和臨床表現并不具有特異性,從電子煙肺炎的定義看,美國電子煙肺炎患者只是不明原因肺炎(在當時的情況下查不到已知病原體)患者在病發前90天內吸食了電子煙而已,而這些患者中,有部分患者的CT影像特征和臨床表現與病毒性肺炎患者極其相似,所以,不能排除美國電子煙肺炎患者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這也意味著美國應該從2019年電子煙肺炎患者中開展新冠肺炎排查工作。

在泄露病毒方面,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可謂慣犯

另外,有媒體報道稱,一些歐洲國家早期病例暴發點與美國軍事基地有關聯,病毒很可能通過“武裝部隊血液項目”傳播到歐洲。這個項目采血點就包括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

更加巧合的是,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關閉的當月底,靠近實驗室的兩家養老院出現不明原因導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9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所在地馬里蘭州報告稱,“電子煙肺炎”患者病例數增加了一倍。

時間上的巧合和肺部CT的相似讓人們不禁聯想到所謂“電子煙肺炎”和新冠肺炎之間的關系。有網友稱,電子煙肺炎就是新冠肺炎,如果說新冠病毒是實驗室泄漏的,我懷疑這就是德特里克堡干的。

對于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突然關閉的原因,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對外宣稱,實驗室沒有“完善的系統”來凈化廢水,卻以“國家安全原因”為由,拒絕公布有關其決定的信息。

公開資料顯示,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始建于二戰時期,是美軍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術研究機構,儲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桿菌、布魯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劑與毒素”。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軍曾選擇德特里克堡作為秘密發動細菌戰最重要的地點,多年來,它一直是中情局隱秘的化學實驗和精神控制實驗基地。

2018年,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發表的論文顯示,其對“來自社區獲得性肺炎的潛在A/B類生物戰劑的病原呼吸道特征”進行了深入研究,說明近年來該機構仍在進行呼吸道生物戰劑相關研究工作。

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被關閉,并不是首次出事故。1989年,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這一理應具備最高安全水準的實驗室曾險些發生埃博拉病毒泄漏事故。據美國媒體報道,20世紀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曾發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丟失事件。

同時,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這一本應防護級別極高的實驗室,居然為了節省成本,使用一家有多次違規記錄和不合格管理歷史的醫療廢物公司處理“生物武器”級別在內的醫療廢物。有評論認為,美軍人員及其冷鏈血液包裹,是歐洲新冠病毒預防工作中的一個漏洞。

因此,在泄露病毒方面,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可謂慣犯。

2020年3月,網友在白宮網站上請愿,要求美國政府公布關閉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真正原因,澄清該實驗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單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等問題,然而,美國選擇了默不作聲。

責任編輯: 何沛蓯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