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述評:全球疫情時間線前移 科學溯源不容政治操弄

2021-08-09 12:27:59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作者: 肖欣

日前在回應“應客觀公正開展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堅決反對將溯源問題政治化”的呼吁時,世界衛生組織公開表示,目前各國研究人員正四處收集線索,希望揭開新冠病毒的起源之謎。需要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尋找比武漢報告的首例確診病人更早出現的病例。

事實上,隨著科學家對世界各地的樣本展開研究,已經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已在多國多地出現,均早于2019年12月底在武漢發現病例的時間點。

多國新冠時間線前移

意大利和荷蘭兩家權威研究機構近期公布的血液樣本重新檢測結果顯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9月就已在意大利傳播。

法國科爾馬市阿爾貝·施魏策爾醫院去年5月曾發表公報稱,該醫院醫學影像部門對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期間該院完成的2456張胸部影像進行復查的結果顯示,在該院患者中,最早的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可追溯到2019年11月16日。

巴黎北部一家醫院的危重癥科室在對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肺炎患者的核酸檢測樣本復檢時發現,一名2019年12月入院的患者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該患者是居住在巴黎北部郊區的魚販,除了2019年8月的阿爾及利亞之行外,他沒去過其他地方。

更多報告來自美國。2020年11月,美國疾控中心在檢測美國紅十字會于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間采集的7389份血液樣本時發現,106份血液樣本中含有新冠病毒抗體。

2020年5月,美國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邁克爾·梅爾哈姆公開表示,自己可能早在2019年11月中下旬就已經感染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也顯示,其體內的抗體已經存在相當長一段時間。據他回憶,他于2019年11月前往大西洋城參加市政聯盟會議,會議結束回到家后,開始出現高燒、發冷、咽痛等一系列癥狀,情況持續三周,但當時醫生的診斷是“重流感”。

2019年7月,美國威斯康星州暴發的“電子煙肺炎”席卷美國多州,醫生描述的患者癥狀與新冠肺炎癥狀幾無差別,致病原因至今成謎。

不僅在人類身上發現了更早期新冠感染的線索,對廢水的檢測結果也顯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已存在。

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去年6月公布的一項檢測結果顯示,2019年3月12日采集的廢水樣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巴西圣卡塔琳娜聯邦大學去年7月發表研究報告說,研究小組在弗洛里亞諾波利斯市2019年11月27日采集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遺傳物質;意大利高等衛生研究院去年6月發表公報說,在2019年12月18日取樣的米蘭市和都靈市廢水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遺傳物質。

多項科學研究顯示原始病毒不在武漢

《美國科學院院報》刊發的論文顯示,英國劍橋大學的研究團隊通過追蹤分析2019年12月到2020年3月全球160個新冠病毒基因得出結論,“最原始的新冠病毒主要出現在美國和澳大利亞,而不是在武漢”。

該論文將目前發現的新冠病毒按照進化關系,分為A、B、C三個類型。其中最早傳到人類身上的A型病毒主要出現在美國和澳大利亞。在美國,至少三分之二的確診病例樣本屬于A型。而在武漢流行的是從原始病毒變異而來的B型病毒。

該論文主要撰寫人、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弗斯特表示,國際各方目前所搜集的證據還不能明確病毒最初起源的具體地點,但“可以確定的是,第一個從武漢獲得的新冠病毒屬于B型,而不是最原始的A型。”

另一份發表于《自然醫學》的研究新冠病毒起源的論文認為,病毒于2019年11月下旬至2019年12月上旬已經出現。該論文作者之一、杜蘭大學醫學院教授羅伯特·加里表示,“我們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更早的起源”,“武漢市場肯定有一些病例,但不是該病毒的源頭。”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報道也指出,雖然澳公布的首例確診病例來自武漢,但最新的基因組研究表明,澳最早期的病例也可能同時來自美國。

多重疑云指向德堡實驗室

美國世界新聞網報道指,在意大利發現的早期病例傳播源可追溯到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報道稱,多年來,美軍“武裝部隊血液項目”(ASBP)從位于美國華盛頓、馬里蘭州和弗吉尼亞州的軍事基地采集血液,運送到其位于英國和意大利的空軍基地。采集血液的美軍基地包括德堡,接收血液的意大利空軍基地則位于最新發現的意早期病例所在的威內托大區。無獨有偶,美軍基地在英國集中的地區,也是歐洲早期出現嚴重新冠疫情的地區。

該報道認為,很可能是被感染的美軍人員或冷鏈血包上的病毒,通過ASBP的冷鏈運輸體系抵達歐洲。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都曾報道稱,2019年8月,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突然下令,以“廢水凈化系統效能不足”為由,關閉德堡實驗室。幾乎同時,“神秘肺炎”在德堡周邊地區出現。美國廣播公司曾在2019年7月報道稱,距離德堡僅1小時車程的“綠色春天”退休人員社區暴發不明原因呼吸系統疾病,患者癥狀包括“發燒、咳嗽、渾身疼痛、氣喘、聲音沙啞和全身無力”等,也有患者出現肺炎癥狀。

根據美媒的報道,“綠色春天”社區所在的弗吉尼亞州在2019年夏天報告的呼吸系統疾病數量增加約50%。當年9月,德堡所在的馬里蘭州報告的“電子煙肺炎”病例數增加了一倍。

《紐約時報》的報道認為,美疾控中心在2019年6月的檢查中已經發現,德堡處理實驗室廢水的系統出現泄漏問題。但時至今日,美疾控中心以“國家安全原因”為由,拒絕公布這項決定的具體原因。

美國世界新聞網的報道更指,早在2018年4月,德堡實驗室就以節約維護成本為由,關閉其焚化爐,此后,包括“生化武器”級別在內的實驗室廢棄物的銷毀工作都交由一家私人公司處理,這家公司有著多項違規記錄和不合格管理歷史,且在接收德堡廢棄物之后的2019年6月,被馬里蘭州環境質量部進行過處罰。

鑒于德堡作為美軍細菌戰研究基地的黑暗歷史臭名昭著,新冠疫情初期,就有一批美國網民在白宮網站發起請愿貼,要求美國政府公布關閉德堡實驗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其是否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存在泄漏問題。如今,該網頁已無法打開。

多國多地是病毒溯源應循之路

越來越多的線索披露,包括德堡在內的美國秘密生物戰實驗室遍布多地,暗中研究致命物質,安全措施漏洞百出,國際輿論嘩然,要求徹查呼聲高漲。

更令人費解的是,中國在第一階段溯源中以實際行動為全球溯源工作作出了積極貢獻,已有明確結論,而美國仍執著炒作“中國實驗室泄漏論”,對國際社會調查德堡的強烈呼吁置若罔聞。美式“霸道”“雙標”昭然若揭,是否轉移視線、意圖隱瞞也越來越讓人懷疑。

必須提醒美國政府,對新冠病毒的溯源是一項攸關人類共同命運的嚴肅科學議題,是人類在面對全新的未知病毒時,盡可能找到與其起源有關的線索,去認識它、戰勝它的勠力同心的過程,絕不應淪為基于政治利益的“抹黑”“甩鍋”,更不應為任何政治利益“遮掩”“粉飾”,甚至被其“操弄”。

如中方專家所建議的,第二階段溯源工作應在世衛組織成員國充分廣泛磋商的基礎上,在全球多國多地開展。那理應包括疫情最為嚴重、早期疑似線索關聯最多的美國,也應包括疑云暴風眼中的德堡實驗室。

責任編輯: 何沛蓯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