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報部門搞新冠病毒溯源,這科學嗎?

2021-08-23 10:45:19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魏南枝

病毒溯源是嚴肅的科學問題,溯源目的在于了解新冠病毒如何跨越物種傳播,防止類似的疫情大流行再度發生。2021年5月,美國總統拜登要求美國情報部門“加大力度”調查新冠病毒源頭,并于90天內提交調查報告。這一做法無異于視科學如同兒戲。

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與科學無關。

眾所周知,病毒溯源是一項科學難題,科研團隊以科學的態度、科學的方法、科學的事實,開展科學溯源,才有可能最終揭開真相。拜登政府將一項自然科學的調查任務交給完全沒有相關經驗的情報部門,并勒令其限期完成,顯然,這種所謂的病毒溯源調查從一開始就是反科學的。

調查部門不具有科學性。美國情報部門曾經在世界各地搞暗殺、政變,監聽盟友國家領導人,為美國發動戰爭提供虛假證據,黑歷史早已世人皆知。美國情報部門貌似“無所不能”,其本質屬性是維護美國霸權地位的工具,天然就不具有任何客觀立場和科學精神。美國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斯滕·維爾蒙德指出,“他們(美國情報界)沒有實質性的公共衛生和病毒學實驗室科學能力,也是最不可能在這件事上為我們提供任何線索或警示的部門。”

調查方式不具有科學性。人類歷史上,科學家對類似艾滋病等很多疾病源頭的探索至今仍在繼續,充滿不確定性。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根據以往的病毒溯源經驗,對新冠病毒進行科學溯源需要經歷一個復雜、廣泛和深入的科學研究過程,應當基于全球視野、由全球多學科專家合作攻關。美國總統拜登下令美國情報部門在90天內拿出結論,根本沒有論證科學溯源能否在短短90天之內完成,完全是以政客的霸道傲慢地對待科學的客觀規律,本質上是一場無視科學、政治操控溯源的陰謀戲碼。

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是政治操弄。

美國正陷入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8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本周”欄目采訪時表示,美國在遏制感染德爾塔毒株的新冠病例激增問題上“失敗”,并且“現在正在付出可怕的代價”。直接指令情報部門來進行所謂病毒溯源,只能說明,美國政客為了達到向中國“甩鍋”的政治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美國政客企圖用“甩鍋”中國彌合其國內沖突撕裂。美國的疫情防控從一開始就淪為了黨派斗爭的犧牲品,資本至上高于生命至上、政黨利益高于民眾利益,這些因素決定了美國無力應對疫情導致的公共衛生危機。疫情之下,一方面是美國富人收入的爆發式增長,另一方面是美國窮人深受通貨膨脹加劇之苦。美國政府深陷快速膨脹的財政赤字,美國社會在階層、種族、地區、代際各方面的社會撕裂持續惡化,槍支暴力嚴重、犯罪率上升……美國政客的如意算盤是,通過情報部門的政治操弄,將“新冠病毒源頭”栽贓給中國,借此轉移國內矛盾,減輕民眾對政府的負面看法。

美國政客企圖用“甩鍋”中國掩蓋向世界轉嫁危機。為彌合國內兩黨和國際盟友之間裂痕,美國政府把“反華”當成理想“擋箭牌”。美國政客的如意算盤是,通過坐實所謂“病毒源頭”的黑帽子,以對華“追責”為名,聯合盟友對中國開展政治戰、輿論戰和情報戰,這樣,既達到了遏制中國和平發展的陰險目的,又可以掩蓋美方采取超常規的貨幣增發措施、向全球輸出通貨膨脹的事實。

美國情報部門大搞所謂病毒溯源,反過來證明:美國政府對內沒有承擔起保護本國人民生命健康的國家責任,對外沒有承擔起作為世界頭號強國應有的國際責任。

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在損人害己。

美國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是美國抹黑中國的政治工具,將病毒溯源從專業問題變成了政治問題。這種做法無法幫助美國防止疫情擴散,更不利于國際合作抗疫,正在造成更大的人道主義危機。

疫情發生以來,美國累計死亡病例已超64萬例。美國政客不思如何加強疫情防控,卻忙于伙同情報部門制造針對中國的“洗衣粉事件”“白頭盔視頻”,以此掩蓋自身種種問題。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只會讓國際社會更加看清美國政客的虛偽和險惡。

2019年,美國大面積暴發電子煙肺炎并關閉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大量美國民眾在社交平臺發聲自稱早已感染新冠肺炎,多家權威機構指出病毒2019年已經在美國出現……在病毒溯源問題上,美國自身疑點重重,美國政府卻對此諱莫如深。不僅如此,美國政府大搞“溯源恐怖主義”,一方面熱衷于推動情報部門主導的所謂病毒溯源,另一方面對許多秉持專業精神的科學家進行脅迫、誘導和打壓等,更讓人對其工作的科學性產生懷疑。

美國將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不過是為推卸自身抗疫失敗責任、打壓遏制中國發展而拼命尋找借口的政治算計。這種政治陰謀正在進一步破壞國際合作抗疫。國際有識之士呼吁,美國應當承擔起應有責任,與世界其他國家一起進行多點、多方位、立體溯源,比如邀請世衛組織去美國開展溯源調查,特別是調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北卡羅來納大學。

疫情仍在蔓延,合作抗疫是當務之急。美國蓄意讓情報部門搞所謂病毒溯源,毫不尊重科學原則、毫無公信力可言,將在自身劣跡斑斑的人權紀錄上增添新的污點。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張一飛、研究員魏南枝)

責任編輯: 何沛蓯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