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病毒學家:停止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泄漏的陰謀論吧!

2021-08-27 10:27:40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張佳欣

科技日報實習記者 張佳欣

近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病毒學專家蘇珊·R·韋斯在希臘新聞網站《Maritimes》上發表文章,駁斥美國陰謀論者宣揚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

文章稱,每一位誠實的病毒學家都知道,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的,是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但是有言論稱,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狀病毒被改造得對人類更具傳染性。事實上,不僅是大多數科學家,就連美國情報界也承認這是一個真正的陰謀論。

毫無證據的陰謀論

文章指出,“實驗室泄漏”這一陰謀論沒有證據。不幸的是,美國總統拜登在5月份命令情報界加力研究新冠病毒起源,試圖再次炒作這一陰謀論。但截至目前,還沒有確鑿證據證明,病毒是從中國的病毒學實驗室泄漏出來的。

即便是作為美國最高情報官員的情報總監海恩斯也承認,美國情報界沒有證據證明“實驗室泄漏”的假說。

事實上,2020年4月30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發表了一份聲明,其明顯目的是抑制圍繞“實驗室泄漏論”日益高漲的憤怒情緒。聲明稱,美國情報界“同意廣泛的科學共識,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或基因編輯的”。

科學家們的共識

那么這個可怕的病毒是從哪里來的呢?

作者指出,早在2020年2月19日,世界上最受尊敬、最有影響力的醫學期刊之一《柳葉刀》發表聲明,徹底駁斥了“實驗室泄漏”。這份由27名科學家簽名的聲明表達了“對中國所有科學家和衛生專業人員的聲援”,并斷言:“我們站在一起,強烈譴責認為新冠肺炎不是天然來源的陰謀論。”

這些科學家共同簽署了一封信,稱新冠病毒不是一種生物工程病毒,并譴責“新冠肺炎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這仍然是許多科學家的共識。但“實驗室泄漏論”從未消失過。與其說這是一種理論,不如說是一系列臆想的場景,想象病毒可能是如何從中國的一個實驗室散發出來的,甚至這種想象從病毒偶然泄漏發展成了惡意泄漏。

最近,這27名科學家被詢問他們是否仍然支持他們在2020年初所說的話。因此,他們在今年7月份發表了第二份聲明,稱他們的答案仍然很明確:他們重申了對當時在中國遭受疫情的人的聲援,以及對冒著個人生命危險、與病毒持續不懈戰斗到精疲力盡的世界各地的許多衛生專業人員的聲援。“實驗室泄漏”陰謀論是對他們巨大犧牲的侮辱。

文章稱,在2020年初,曾經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新冠肺炎是天然起源的,現在“實驗室泄漏論”正在得到發展。但這只是虛無縹緲的海市蜃樓。盡管有相反的聲明,但幾乎沒有新的確鑿證據指向“實驗室泄漏”。

謠言和挑戰

作者說,隨著世界對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作出反應,我們面臨著與該病毒相關的信息過剩的挑戰。其中一些信息可能是虛假的,具有潛在的危害性。

圍繞病毒如何出現的不同理論,對科學家的造謠、未經證實的說法和對科學家的人身攻擊是不可接受的,并且,這些信息正在讓公眾困惑,并有可能損害公眾對科學和科學家的信任。

文章指出,當前,全球面臨極其艱難的局勢,已有幾百萬人被病毒奪走生命,然而,不知何故,這變成了一些人妖魔化為度過難關盡最大努力的科學家們的動機,這是非常令人沮喪的。

事實上,這場大流行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影響比死亡病例數字所顯示的要嚴重得多。其帶來的前所未有的社會、文化、政治和經濟后果,暴露了我們在流行病和流行病預防以及地方和全球政治和經濟體系方面的許多缺陷。

文章最后認為,“實驗室泄漏”的陰謀已經成為美國國內的政治戰場。民主黨人擔心,不確定病毒來源的模糊結論可能會對共和黨有利,而可能駁斥“實驗室泄漏論”的證據將引發更多掩蓋真相的指控。美國把新冠溯源作為攻擊中國意識形態的主戰場。這場危機突出表明,迫切需要更好地了解科學是如何發展的,以及科學與健康、公共衛生和政治之間復雜而關鍵的聯系。

在應對新冠肺炎帶來的健康和經濟后果方面,一些國家比其他國家做得好得多。按照普遍的衡量標準,對疫情響應最有力的國家是中國。其他國家,特別是美國,不應該譴責中國的應對措施,也不應該要求其賠償疫情造成的損失,而是應該考慮如何借鑒中國的經驗。

責任編輯: 何沛蓯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