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須全球多點多方位立體開展

2021-07-26 13:53:02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張佳星

科技日報評論員

新冠病毒從哪里來?

為探求這一困擾人類的問題,中國是首個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溯源的國家。

由于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國武漢引起關注,世衛組織發起的國際聯合研究團隊第一站進入武漢,這本無可厚非。

稍微有點傳染病歷史知識的人都清楚,在追著蹤跡向前溯源病毒時,都會發現它們并不是從“暴發點”走進人類社會。也就是說,人類的“零號病人”往往不會出現在“暴發點”上,中間宿主也不在“暴發點”周邊找到。

比如艾滋病,20世紀80年代暴發于美國,被認為是卡波濟氏肉瘤,但艾滋病病毒卻不是從美國進入人類社會的。經過全球網絡追蹤,目前認為艾滋病毒在20世紀30年代從非洲開始,從動物跨越到人類。

再比如西班牙大流感,西班牙一直是這場席卷全球疫情的“背鍋俠”。流感疫情在西班牙暴發之前,早已在美國兵營流行,只是因為當時其他國家在一戰期間新聞管制,西班牙是中立國,新聞相對自由才被首先報道出來。

傳染病的源頭超出人類最初的認知范圍,這是很容易理解的。站在病毒的角度想想,才剛進入人類這個宿主,它是有陌生感的,怎么繁殖、怎么攻擊、怎么侵占,不能一下子得心應手,在對宿主逐一侵染不斷“練手”后,新冠病毒才能夠在人類族群中掀起軒然大波,進而“暴發點”就出現了。

要知道它之前“練手”的路徑是什么?只查“暴發點”肯定找不到,必須開展多點、多方位的立體溯源才能有所了解。

聯合研究組的詳盡研究也證實新冠病毒的“暴發點”并非其闖入人類社會的起點。在2018年到2020年中國31個省份采集的38000多份家畜家禽樣本、41000多份野生動物樣本中,新冠病毒抗原檢測(核酸)、抗體檢測上呈現陽性的數字是:零!

這么巨大的樣本量、這么廣闊的范圍,有沒有一種“翻遍了石頭縫也沒有任何發現”的感覺?

遇上這樣的情況,如果是“真求起源”的正常人都會轉個思路,去別的地方找找。

去哪找呢?線索有很多——

2019年10月10日在意大利采集的血液樣本中發現存在新冠病毒相關抗體。

2019年11月27日在巴西某市采集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

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在美國9個州常規獻血存檔樣本的106份新冠抗體檢測呈陽性。

2019年12月27日在法國出現的一名咯血患者咽拭子樣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陽性。

2020年1月2日—3月18日在美國50個州收集的24079份血液樣本中有9份新冠抗體陽性。

這些線索對于“真求起源”的人彌足珍貴,值得逐一排查,因為每一個陽性背后的流行病學調查,都可能將新冠病毒進入人類社會的時間向前推進。

而對于那些“假求起源”,假借病毒溯源之名,行污名化、妖魔化、政治化之實的人,這些線索會被視而不見。他們甚至完全不顧第一階段聯合溯源研究得出的權威結論和科學建議,對已經進行詳盡研究的中國死抓著不放,因為其另有不可告人的企圖。

被他們操縱的世衛組織秘書處7月16日向成員國通報的第二階段溯源工作計劃已經讓他們的企圖昭然若揭。第一階段研究已經給出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結論,卻被他們完全踩在腳下,仍要以實驗室作為研究重點,這樣的計劃完全違背科學精神,居心叵測。

科學與民主,是人類社會進步之兩大主要動力。枉顧科學,拒絕開展多點、多方位、立體溯源,推行受嚴重政治化干擾的第二階段溯源計劃,其醉翁之意完全不在回答“新冠病毒從哪里來”的問題,也置“阻止新冠病毒危害人類社會”于不顧,這是對人類社會進步的極大阻礙!


資料圖:7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請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國家呼吸醫學中心主任王辰,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志明介紹新冠病毒溯源有關情況,并答記者問。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圖片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 馬樹懷
彩天下-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