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從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露?美英等國21位權威專家:無任何科學證據

2021-08-21 23:15:47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陸成寬

科技日報記者 陸成寬

病毒從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露?沒有任何證據!

8月19日,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中國等國家的21位權威科學家在《細胞》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關于新冠病毒起源的評論文章。

文章反駁了新冠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露的觀點,指出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露論沒有任何科學證據,審查了支持新冠病毒人畜共患起源的證據,并從最新的科學數據角度指出了目前動物跨種傳播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來源。文章發表后,引起了大量轉發和熱議。

大流行前 武漢病毒所實驗室從未研究過新冠病毒

歷史上,實驗室泄露病原體的事件導致單一的感染和短暫的傳播鏈雖有先例的,但是除了1977年的A/H1N1流感大流行可能源于大規模的疫苗挑戰試驗外,還沒有研究活動導致人類流行病或大流行的記錄。因為實驗室相對于自然起源更容易被發現和控制。

專家在文章中強調,以前沒有任何流行病是由新型病毒的逃逸引起的,也沒有數據表明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究新冠病毒,或任何足以成為其祖先的病毒。武漢病毒所常規操作的病毒基因組測序不需要細胞培養,風險可以忽略不計。

同時,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研究人員對早期病例進行了廣泛的接觸者追蹤,但沒有任何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工作人員有關的病例。武漢病毒所實驗室的所有工作人員報告均為新冠病毒血清陰性。武漢病毒研究所擁有的來自蝙蝠的樣本目錄,其基因與新冠病毒不同。這些病毒是通過在VeroE6細胞中連續擴增,從蝙蝠糞便樣本中分離出來的,而這個過程一直導致新冠病毒的Furin裂解位點的丟失。因此,這些技術極不可能分離出具有完整的Furin序列的新冠病毒祖先病毒。

更重要的是,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需要利用既定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基因組骨架,或者至少是先前通過測序確定的病毒。然而,過去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研究使用的是與新冠病毒無關的基因骨架,而且新冠病毒沒有攜帶實驗室遺傳標記的證據。

因此,專家認為,在任何所謂的實驗室逃逸的情況下,新冠病毒都必須在大流行之前出現在實驗室中,然而,沒有證據支持這種說法,實驗室也沒有發現任何可以作為新冠病毒前體的序列。

此外,常用的實驗室動物的低致病性和缺乏與嚙齒動物適應性相關的基因組標記都表明,新冠病毒極不可能是實驗室工作人員在病毒實驗過程中獲得。

大量的科學證據支持新冠病毒的人畜共患起源

文章中,專家還審查了支持新冠病毒人畜共患起源的證據。

所有以前的人類冠狀病毒都是人畜共患起源,同時絕大多數感染人類的病毒也都是人畜共患起源。而新冠病毒的出現也具有此前出現的人畜共患事件的特征。

與新冠病毒相關的病毒,已經在東南亞多個地方的蝙蝠和穿山甲中被發現,穿山甲中病毒感染的血清學證據已經超過十年。然而,新冠病毒與最接近的動物病毒之間還存在著明顯的進化差距:遺傳距離約為4%,約1150個突變,相當于幾十年的進化分歧。

目前,已知的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親屬來自菊頭蝠屬蝙蝠病毒RaTG13,但現在科學界的共識是RaTG13不是新冠病毒的祖先,而更可能是兩個不同進化分枝上的獨立病毒。

專家強調,到目前為止,盡管還沒有發現新冠病毒的蝙蝠宿主或中間動物宿主,但最初的跨物種傳播事件很可能沒有被發現,這可能是因為尚未對正確的動物物種或種群進行采樣,或者新冠病毒的始祖病毒處于低流行狀態。

事實上,許多著名的人類病原體,包括埃博拉病毒、丙型肝炎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以及冠狀病毒HCoV-HKU1和HCoV-NL63,它們的動物源頭都沒有確定。研究人員花了十多年時間才發現與非典病毒相似度超過95%且使用人ACE2作為受體的蝙蝠病毒,從而鎖定了其可能的蝙蝠起源。

因此,文章總結道,目前沒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有實驗室來源,沒有證據表明任何早期病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任何聯系;也沒有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大流行之前擁有新冠病毒的原體或對其進行研究;有大量的科學證據支持新冠病毒的人畜共患起源。

責任編輯: 冷媚
彩天下-通用APP